1. 首页>>爱游戏全站app下载

城市酷想家|制造业用工大数据:疫情冲击严重需加强应对

  城市酷想家|制造业用工大数据:疫情冲击严重需加强应对进入六月以来,随着疫情趋于平稳可控,上海已进入全面复工复产,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稳经济、稳市场主体和稳就业的举措。这场疫情对上海经济产生了严重影响。不仅如此,由于上海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和科创中心的重要性,两个多月的疫情及管控措施,通过产业链影响到了整个长三角地区,甚至也对珠三角地区产生了一定影响。

  无论对疫情这样的突发事件,还是对通常可能发生的经济和金融危机等,及时运用数据,来客观准确地反映经济遭受的冲击是非常必要的。它有利于政策制定者快速了解经济发展动态,并采取相应政策措施对冲经济的波动。但传统基于上报或调研的数据信息,往往存在时间滞后性、样本的非代表性,以及数据不准确等方面的缺陷。这些问题在大数据时代都可以有效克服。

  疫情期间,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城市酷想家”团队联合新市民研究院,利用“我的打工网”的制造业灵活用工大数据,构建了制造业劳动力市场景气指数,以反映制造业实时发展状态。

  当前,在制造业中,随着柔性制造和灵活用工发展,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正出现一些新趋势。外在的宏观经济波动对企业的影响,往往表现于在边际上影响了灵活用工群体;而企业相对固定的用工,却可能因劳动力市场上的调整成本,无法敏锐反映宏观经济波动。因此,用制造业灵活用工大数据构建出的指数,具有实时性、准确性和代表性的优势。

  首先,近两月制造业的总体状况为“极不乐观”。(本指数分为极不乐观、不乐观、适中、乐观、极乐观5档)

  其次,招工数量和招工价格都比较低迷,工价指数和用工数量指数近两月都处在“极不乐观”区间。

  第三,从区域看,今年三月至五月上海疫情期间,长三角地区受损更为严重,但珠三角地区也遭受了明显的负面冲击。

  构建指数时,我们对原始的招聘订单大数据进行了一些处理。主要有以下四方面:(1)剔除季节性因素的影响;(2)采用相对稳定的企业权重;(3)剔除企业固有特征对招聘工价的影响;(4)同时利用招聘价格信息和招聘人数信息,进行加权处理。该指数以50为基准,理论取值范围在0-100之间;越接近50则代表该期的景气状况和整个观测时期的中位数值越接近;大于50和小于50则分别代表好于和差于中位数值,和50的差距越大代表偏离程度越高。按照标准正态分布的概率表,我们将制造业劳动力市场景气指数分为极不乐观、不乐观、适中、乐观、极乐观5档,五档对应的预期出现概率分别为15%,15%,40%,15%和15%。截至2022年5月,制造业劳动力市场景气指数的具体数值以及五档划分情况如图1所示。

  (1)工价指数。工价指数是合成总指数的构成之一,其权重为0.6。截至2022年5月,工价指数的具体数值以及五档划分情况如图2所示。工价指数5月的数值为27.8,4月为27.9,5月和4月基本持平。近两月,工价指数处于“极不乐观”区间,且离“不乐观”区间比较远。同时,从整个观测时期来看,近两月的数值处于历史最低位。

  (2)用工数量指数。用工数量指数是合成总指数的构成之一,其权重为0.4。截至2022年5月,用工数量指数的具体数值,以及五档划分情况如图3所示。用工数量指数5月数值为32.7,4月为25.3,5月较4月已有明显恢复。近两月,用工数量指数处于“极不乐观”区间且离“不乐观”区间比较远。同时,从整个观测时期看,4月用工数量指数的数值处于历史最低位;5月虽有恢复,但其数值仅高于4月的最低值和2020年1月。

  (1)长三角。如图4所示,长三角制造业劳动力市场景气指数5月的数值为30.7,4月为29.5,5月较4月略有恢复。近两月,长三角制造业劳动力市场景气指数处于“极不乐观”区间且离“不乐观”区间比较远。同时从整个观测时期来看,近两月的数值处于历史最低位。

  珠三角制造业的近期表现令人意外。5月间,珠三角地区并无明显的疫情或严格的封控措施,其制造业指数显著下降,只能提醒我们,像上海这样重要的中心城市,一旦经济停摆,其影响不仅从自身波及长三角,甚至有可能波及其他制造业中心,从而产生全局的影响。

  首先,当前制造业的总体状况极其不乐观。劳动力市场景气指数落入“极不乐观”区间,是过去两年从未发生之事,但今年3-5月,该指数一直“极不乐观”区间。即使在2020年上半年,该指数的低值也仅处在“极不乐观”和“不乐观”的边界处。

  其次,用工数量指数和工价指数在近两月都处在“极不乐观”区间,用工数量指数在5月略有反弹,但仍处在历史地位。。

  第三,从区域看,近三月长三角地区制造业不景气的情况更为严重,但珠三角地区也遭受了明显的负面冲击。和长三角相比,珠三角地区在今年3-4月表现相对更好,但也处在历史低位。同时,5月份,长三角地区本指数有所反弹,但珠三角地区反而进一步恶化。

  以上分析显示,虽然本轮疫情及相应封控措施主要冲击的是上海,但由于上海“五个中心”的作用及产业链关联,长三角地区乃至珠三角地区的制造业都受到了严重冲击。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呼吁各级政府尽快加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有效政策,并帮助企业尽快复工复产,以加速经济恢复。

  (作者向宽虎系上海大学经济学院讲师;陆铭系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

  城市是流动的,是变化的,是被一些规律支配的。大数据能够帮我们观察城市街区之细微,也能俯视城市体系之宏大。为此,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城市酷想家”团队与澎湃研究所联合发起此专栏,旨在推进基于大数据的城市研究。

  我们的目标不是描述有关城市的现象,而是将大数据与一些分析方法相结合,总结出与城市发展有关的社会科学规律及政策含义。这个专栏既发表原创的短文,也欢迎基于学术论文改写的文章。投稿信箱为。(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采摘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qiangaoty.com/xinwen/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