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爱游戏全站app下载

全球城市策略|美国多种族女性之力种植食物培育社区

  全球城市策略|美国多种族女性之力种植食物培育社区以都市农业应对食物匮乏,澎湃市政厅栏目引介过墨尔本、伦敦、新加坡、柏林等多个城市的案例;关于“食物沙漠”的应对,市政厅引介过以都市农场作为治愈之道的实践;就纽约的食物问题,市政厅栏目分7篇引介了2021年2月出台的纽约十年食物规划,这是目前世界唯一的大城市食物规划,也对纽约“市民农园”草根运动、“厨房联盟”移民女性食物共享运动等进行过引介。

  在此,本篇又对纽约都市农场应对食物荒漠问题案例引介,但并不担心重复。原因有三:① 眼下诸多因素,导致全球性食物危机即将达到最为紧要的关口;② 包括食物危机在内的诸多危机之下,最将承担最糟糕的后果;③ 女性受困于性别特征,长期以来处于弱势,近期国内外热点事件,无论俄乌战争中的女性难民,还是唐山烧烤店中就餐时无辜遭受骚扰和殴打的年青女性,都让人对女性遭遇扼腕。

  本文正想对美国不同种族女性在食物种植和社区培育中发挥的力量加以引介。女性,是生育者、是养育者,是培育者、是维护者,是付出甚多却所得甚少的群体。女性需要平等和尊重,以体现自身能力与价值,进而不断回馈人类与自然。而眼下在许多地方,她们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难以保障。这的确值得人们反思并付出不断努力。

  你需要花费多少钱购买食物?对一些人而言,这些钱不足挂齿。但对许许多多人来讲,食物花费已成沉重负担。早在2020年,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就发布数据,称世界食品价格处于十年来最高水平,致使数十亿人买不起大米、豆类和食用油等基本主食。新冠大流行导致经济下滑,许多工薪家庭都在努力维持生计。

  2022年6月6日,联合国粮农组织与粮食计划署联合发布标题为《饥饿热点:粮农组织和粮食计划署关于突发重度粮食不安全的早期预警》的报告,警告说战争冲突、气候变化冲击、新冠疫情影响和巨额公共债务相互交织,导致粮食危机阴霾日益逼近世界多个地区。持续逾百日的俄乌战争,导致多国粮食和燃料价格加速上涨,这对早已被边缘化的农村地区和脆弱不堪的农业粮食体系来说,无异雪上加霜。粮食计划署执行干事戴维·比斯利警告说:“我们正经历着一场惊涛骇浪,受到冲击的不仅是最贫困人口,还有亿万个勉强温饱的家庭也会因此陷入危机。”

  2022年5月世界粮食商品价格虽然连续第二月小幅下调,但与2021年同期相比仍高出22.8%。©粮农组织

  Black Urban Growers(BUGs)成立于2010年,致力于为城市和农村环境中的种植者建立网络并提供社区支持。围绕食品和农场相关事项开展教育和宣传,培育黑人的集体领导力,以支持黑人农业主义,并重新构想黑人的未来。BUGs总部位于纽约市,通过召开年度会议覆盖全国。2022年将举办第十届年会,计划开展更多的组织计划、网络培养和教育活动。

  对黑人和白人可获得食物的差异感到震惊,她提出了“食物种族隔离”(food apartheid)一词,以描述美国长期存在的饮食不平等。这种不平等现象古已有之,由于“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和新冠疫情对有色人种造成的沉重打击而成为社会关注焦点。“我想做的是围绕种族开展艰难的对话,让人们了解食品系统崩溃了,这不公平。”Washington说。

  美国“食物荒漠”分布图,暗红色所示地点为2015年低收入与低食物可获得性叠加区域分布图。“低食物可获得性”定义为,在城市中住家与超市相距超过1英里,在农村住家与超市相距超过10英里远(备注:2017年,有210万美国家庭居住地点与超市相距超过1英里远,且无私家车可供使用,相当于全美家庭的1.8%。预计有5440万美国人,即全美人口的17.7%,在城市中的居住地与最近的超市或大型食品店相距超过半英里,在农村区域相距超过10英里远)

  Washington在纽约出生长大,被称为“都市农业女王”。如前所述,她是“黑人城市种植者”组织的联合创始人,此外,她还创办了Rise & Root农场。农场主页醒目列出,“向高处伸展,向深处扎根”(RISE UP AND ROOT DEEP),恰是Washington对于农场植物、对于自身以及对于的盼望。

  Rise & Root农场占地5英亩,由四位女性业主合作经营,她们年龄不同,种族各异。农场位于纽约州奥兰治县的黑土地区,哈德逊河谷下游。这个农场的创立,植根于社会正义运动,致力于依托食物和农业的治愈能力,推动建立更加公平的食物系统。四位女性业主对自己能够管理这片可供种植的土地深感荣幸,她们利用各种机会以农业来支持社区。会邀请来自城市和村庄社区的居民,尤其是来自BIPOC(“黑人、原住民和有色人种”)社区和性少数社群的人来到农场参加各种活动,为人们提供温馨的农业空间。

  农场植根于纽约,致力于通过食物和农业,让城乡社区共同参与和融合。与纽约及其他地区的社区农园和都市农场开展广泛合作,着眼于带动越来越多人参与食物种植和获得健康美味的食物。共同的梦想推动着Rise & Root农场不断向前——脱离城市的边界,种植食物,培育社区,促成食物正义的实现。

  自1985年以来,Karen Washington就成为社区活动家,数十年来致力于把纽约变成更宜居的地方。作为纽约植物园的社区园丁和董事会成员,她与布朗克斯的诸多社区合作,将空地变成社区农园。作为倡导者,她站出来为保护和保留社区农园积极发声。作为La Familia Verde社区农园联盟(La Familia Verde Community Garden Coalition)的成员,她帮助开创了都市农园集市,将农园产出的新鲜蔬菜售卖给邻居们。当然,她还是“黑人城市种植者”志愿者组织的联合创始人,致力于为城市和农村的种植者建立网络并提供社区支持。2012年,Ebony杂志将她选为全美100位最有影响力的非裔美国人之一,2014年,她获得了詹姆斯·比尔德领袖奖(James Beard Leadership Award)。

  “自己种植食物会给你力量和尊严。你明明白白地知道你在吃什么,因为是你自己把食物种植出来的。这很好,这样的食物很有营养。你这样做是为了你自己、为了家人,也为了你的社区。”Karen Washington如是说。

  担任理疗师期间,Washington注意到,许多接受治疗的患者都因缺乏优质、新鲜和未经加工的食物受到不利影响——人们主要吃三大类食物,快餐、垃圾食品和加工食品。与此同时,她家一街之隔就有一块空地。Washington和伙伴们打定主意,把这片废弃土地用起来,于1988年创办了幸福农园(the Garden of Happiness),这堪称一个美妙的避风港和社区聚集之地,也是源源不断种植出健康食物的土地。正如Washington所言,“我一无所知。我只是拿了一些种子,把它们种到土壤里。我知道它们需要水和阳光——我就给它们阳光和水。”

  自此以后,Washington围绕食物议题组建了一个社团,并倡导建立公平公正的健康食品体系。她创办都市农场,担任纽约市社区农园联盟主席,还担任Just Food和WhyHunger等组织的董事会成员。她数十年来都是都市农业、社会正义和公平食物体系相关议题的女性力量。促成各种对话,确保所有声音都被听到,每位代表都在讨论中围坐发声。

  Washington拥有行动者的魅力,具有如春风和煦的个性,且能够以易于理解的方式谈论复杂的不公正现象。她还知晓如何与社区达成联系。“不要以为你只需要写一封电子邮件人们就会来。必须开展外展活动,拉动人们的参与。外展活动能够结识新朋友,不要害怕进入一个陌生甚至迥异的社区,”她说。要带着分享和提出问题的态度去接近,“我能从你们身上学到什么,我能为你们提供何种帮助?”“我以前只谈论农场和务农者,但现不仅于此。食物链上的所有人都需要得到关注:从把种子播种到土壤中的人,到餐厅里端盘子为你送上餐食的人。”

  Washington很清楚有色人种和年轻人试图闯入农业领域所面临的挑战。最大的障碍是土地成本,作为黑人女性,购买土地是她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然而,正如我们所知,四位女性合伙人,年龄不同,肤色各异,她们在2014年取得了土地,创立了自己的Rise and Root农场,也居住在农场之中。当Washington和她的伙伴们从纽约城来到此地,当地农民深表怀疑。看到女人们在农场中采用了都市农业技术,比如在土地上建造苗圃和安装滴灌系统,邻居都笑了。但收获季结束,人们亲眼见证了她们的收成时,毫不吝惜地表达了尊重和称赞。耕作方式虽然不同,但最后硕果累累。

  每年5月至11月期间,在线销售农场的出产,纽约市民可在周三下单,周五或周六在市内三个不同地点取货。农场还接受社会捐赠:接受食物捐赠,送交当地的食品储藏室,分发给需要者;接受植物捐赠,会分发给社区花园种植者或务农者;接受财物捐赠,用作Rise & Root农场发展及一系列工作开展之需。

  无论食物荒漠,还是种族食物隔离问题,在美国普遍存在。并非生活在“食物沙漠”中的全都是黑人,但研究表明,即使贫困水平相似,黑人社区的超市也比白人或种族混居社区的超市数量少。连锁超市不情愿在黑人社区开店,内城小店往往不出售新鲜水果、蔬菜或肉类。政府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这样的种族隔离,比如鼓励有抵押贷款的白人迁居郊区。按照惯例,女性是家庭食物的准备者,是儿童的养育者和家庭健康的看护者。因此,有色种族和低收入阶层女性联合起来,开辟都市农园,自助互助并培育社区的实践并不少见。

  纽约Soul Fire农场的联合创立人Leah Penniman,于2010年创立了这个农场。她居住在纽约Albany南部的一个“食物沙漠”地区。她称这是“人为的隔离系统,并非自然现象”,她回忆起此前为家人买水果和蔬菜是多么困难。他们没有汽车,附近也没有巴士服务。唯一选择是通过社区支持农业计划从大约三公里外的当地农场订购。花销比房租还贵。这促使她和丈夫在附近建立了一个社区农园,得益于两人都有十多年的农业经验。这个农场现在为该地区居民提供低价的水果和蔬菜送货上门服务,并开展培训,其中包括一项名为“在食物系统中根除种族主义”的培训计划。“在这个国家,你的邮政编码可以很好地预测你的预期寿命,”她说。“在某些与黑人和棕色种族住区相关的邮政编码中,饥饿和与饮食相关的疾病集中发生。”

本文采摘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qiangaoty.com/xinwen/318.html